Photos Gallery / 图片新闻

新闻网首页 | 图片新闻首页

久等了,北工大的秋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走在铺满落叶的银杏大道上,像踩着松软的芝士,拉出香甜软糯的丝,粘着秋天收获的气息。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我眼里只有冰糖葫芦上焦糖的甜腻,和红豆粥里诱人的香气,偷偷的把枫叶加在课本里,成为不经意的瞬间。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我眼里只有冰糖葫芦上焦糖的甜腻,和红豆粥里诱人的香气,偷偷的把枫叶加在课本里,成为不经意的瞬间。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我眼里只有冰糖葫芦上焦糖的甜腻,和红豆粥里诱人的香气,偷偷的把枫叶加在课本里,成为不经意的瞬间。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我眼里只有冰糖葫芦上焦糖的甜腻,和红豆粥里诱人的香气,偷偷的把枫叶加在课本里,成为不经意的瞬间。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我眼里只有冰糖葫芦上焦糖的甜腻,和红豆粥里诱人的香气,偷偷的把枫叶加在课本里,成为不经意的瞬间。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我眼里只有冰糖葫芦上焦糖的甜腻,和红豆粥里诱人的香气,偷偷的把枫叶加在课本里,成为不经意的瞬间。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在这丹桂飘香的季节 ,一不小心和桂花香撞个满怀,望着你眼中的星星淡黄,点亮北工大整个秋天。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甜甜的、暖暖的,这是焦糖味儿的秋天,把色调变得温柔。看枯叶飘下,看夕阳西下;看光与影,看慵懒的猫咪,连时光都慢了下来。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夜来南风起 。沉醉在小麦馥郁的香气里 ,褪色的植物仍保留着生机,在风中保存着原有温度,像傍晚的光线,微弱而又温暖。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夜来南风起 。沉醉在小麦馥郁的香气里 ,褪色的植物仍保留着生机,在风中保存着原有温度,像傍晚的光线,微弱而又温暖。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夜来南风起 。沉醉在小麦馥郁的香气里 ,褪色的植物仍保留着生机,在风中保存着原有温度,像傍晚的光线,微弱而又温暖。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夜来南风起 。沉醉在小麦馥郁的香气里 ,褪色的植物仍保留着生机,在风中保存着原有温度,像傍晚的光线,微弱而又温暖。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夜来南风起 。沉醉在小麦馥郁的香气里 ,褪色的植物仍保留着生机,在风中保存着原有温度,像傍晚的光线,微弱而又温暖。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夜来南风起 。沉醉在小麦馥郁的香气里 ,褪色的植物仍保留着生机,在风中保存着原有温度,像傍晚的光线,微弱而又温暖。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觉得依旧是万物生长的盛夏,可当我靠近才发现叶边缠绕的微黄,在月亮湖上漂浮着,就像淡绿的抹茶蛋糕,只有靠近了才能嗅到独特的芬芳。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这是夏天的小尾巴,在北工大的校园里总会有一两处。满眼青翠,恍若盛夏。像薄荷般清爽,是秋天的清凉。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这是夏天的小尾巴,在北工大的校园里总会有一两处。满眼青翠,恍若盛夏。像薄荷般清爽,是秋天的清凉。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这是夏天的小尾巴,在北工大的校园里总会有一两处。满眼青翠,恍若盛夏。像薄荷般清爽,是秋天的清凉。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这是夏天的小尾巴,在北工大的校园里总会有一两处。满眼青翠,恍若盛夏。像薄荷般清爽,是秋天的清凉。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这是夏天的小尾巴,在北工大的校园里总会有一两处。满眼青翠,恍若盛夏。像薄荷般清爽,是秋天的清凉。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

露华高,风信远,宿醉画帘低卷。这颗孤独的蓝色星球,终于带我们转到了秋天。我想在你窗边放一束风信子,她的花语是,见到你我心生欢喜。

摄影:刘晓迟、吕洋、武梦瑶、李涵茜、韩喆、于浅、张宥琳、宛天健、王思佳、张婉琳、林姿妤、王诗嘉、李芸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