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s / 工大要闻

二十年后来相会:94届校友说起那些年,那些事

作者:杨忻怡 续日 胡琪 于跃 王潇智 时间:2014-10-21
字号:

作为学生记者,1994年,我们刚刚出生或还未出生,而1994年,他们毕业了。这二十年,对于整个94届毕业生来说,他们从少年步入中年,从莘莘学子变为社会中坚力量。20年后来相聚的校友返校活动让他们有缘重聚母校,10月18日上午,百余名94届校友重返母校,在毕业照前签名合影。很多人早早来到会场,还有很多人从外地特意赶来,有的驻足在当年的毕业照前,有的和往年的老同学、老教师亲切攀谈,激动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20年前的往事渐渐浮现眼前……

时间抹不去的同窗情、师生谊

7718704

电控学院的毋利芳老师是当年留校工作的老师之一,这次,她将远在云南的同学召集过来参加这次校庆,她表示,十分想见见这些分别二十年的朋友们。数理学院唐晓君非常想见见曾经讲授应用物理的涂老师,他说涂老师是一个非常敬业而且十分诙谐幽默的老师,令人印象深刻。

路桥与交通专业的90431班来了很多人,其中杨文献的家乡在郑州,这次是专门回到北京来参加返校活动的。与他们一起聊天的还有他们当年的老师宋群,宋群老师马上就要退休了,他可以清晰叫每个学生的名字,并且仔细询问学生们的近况,“你怎么都胖成这样了!”宋群老师和学生们亲切地交谈着。

“过了二十年,老师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我来了,让我很感动。”采访的时候李健正在和他的高数老师李静交谈着,即使时隔二十年,师生之间仍旧很熟悉。李健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的高数老师李静,他说:“李静老师那时也是刚刚来北工大,我虽然入学成绩好,但是一直不适应,高数差点挂了,每天中午都去找李静老师,李静老师讲课特别有耐心,对每个人都特别好。”

工业与民业建筑专业张彦杰表示,这次回来,他十分想见到他的班主任,那个带了他四年,像家长一样的班主任。他一直想带他的班主任到深圳转一转,看一看。作为一名远在深圳的校友,他说每次来北京,他总会回母校转一转,感受一下北工大的变化。今天早上他到学校就看到了曾经的党支书刘老师,他觉得这是一种缘分。

已经退休将近二十年的罗老师表示,见到曾经的同学他感到十分的开心,他对记者说,他带的那个94届的班级非常优秀,是当时唯一一个不用考试监考的班级,语气中透着对曾经带过的班的自豪与喜爱。

7778977

犹新的青春记忆

“当年我们背着大画夹,总是出去写生”建筑学的林红提起当年的事几乎是眉飞色舞, “大家一起写生、一起出去的机会很多,情谊自然深厚了。”

“我们宿舍挨着三食堂,要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懒得走路就从窗户跳出去,抄近道。”机电学院的林冀龙对集体生活印象颇为深刻。“我们那时没空调,晚上关了灯集体打蚊子,平时男生也不爱打扫,一到检查宿舍卫生时才打扫一下,每个宿舍的垃圾都可以摞这么高。”他伸手在小腿上比了一下,带着孩子般的笑容。

“大家一起去看过升旗,去参观过香山一二九纪念馆。当年我们班选择去贵州实习,大概全学校就我们班去的地方最远了,大家就当是旅游了,整个实习过程都特别开心。” 光仪专业的常松说起班级组织的活动就像在说昨天发生的事。

“咱们学校的学生活动特别多。”拥有机械和经管双学位的冉环是当年的班长,而且是当时的风云人物,很多活动都积极参与。身处院足球队的他,对于运动会记忆深刻,“当年足球正好是学校热捧的运动,北工大得了当年的冠军。”

“我们那会儿,一系是机械系,二系是自动化系,三系是电子无线电系……”第一位来到签到会场的校友,环境工程的黄健,对20年前12个系的“代号”依旧记忆如新,他仔细地解释着,“我们那会儿都是这么叫的,大家用代号来说明自己出自哪个学院,相互介绍起来很有意思。”

注目北工大

作为毕业后的留校教师,电控学院的毋利芳老师见证了北工大这二十几年的变化,她告诉记者1997年和2008年是北工大变化最大的两年,1997年北工大成为“211”大学,2008年的奥运契机让北工大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么多年亲历北工大的变化,真的非常开心。” 毋利芳老师欣慰地说着。

还有很多校友们,虽然回到母校的机会很少,但他们可以很清楚地说出北工大这几年的发展和成就。“学校规模越来越大了,在读学生人数也逐年增多,1997年学校进入 “211”工程后,校园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十系的赵旭说起学校的发展时显得十分熟悉。

94届五系戴勇表示毕业以后对母校的新闻仍然很关心,通过各种媒体,他了解到学校的学科建设取得飞快的发展与进步。

94届五系曹建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学校的师资力量很强,有六位院士、八名长江学者等一批学科专家、带头人,整体的科研水平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现在信息社改叫记者团了是吗?”当得到记者肯定的答复时,一位94届校友也是记者团的前辈自豪地讲起自己当年的经历,“我是那时新闻艺术社团的第三任社长,我们当时是北工大最大的社团,全部成员得有200人,北工大那时有全中国唯一有刊号的学生报纸——北工大报,那时,北工大报在学生中间挺出名的。”

谈到校园基础设施的变化,一位校友激动地说道:“北工大的南边变化太大了!原来学校南边还是一片庄稼地,校园规模变大多了,都有之前的四倍了!”

寄语后来人

94届五系戴勇在环保局工作,他说,工作后常怀念大学的时光,他叮嘱小师弟、小师妹们在大学学习时,不仅要学到学术上的知识,还要学习做人的道理和团队精神,为以后走向社会做铺垫。

94届十系赵旭希望在读的北工大学子们在大学期间就能够对社会多一些认知,提高人际交往的能力。

94届四系王方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学是人生的一个阶段,尽量过的有意义,充实一点,不要虚度时光。

 

编辑:刘潇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