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s / 工大要闻

【研途有您】几件小事

作者:李丽艳 来源:研工部 时间:2016-10-19
字号:

【编者按】为了全面展示我校研究生导师的良好形象和风采,营造“教书育人、尊师重教”的校园氛围,研究生工作部面向全校研究生开展了“研途有您,我心中的好导师”评选之征文活动。北工大新闻网精选征文获奖作品与大家分享身边导师的治学与育人事迹,感受学生与导师之间的深切情谊。本期环能学院李丽艳同学记述他和他的导师刘中良老师的故事。

 

犹豫再三是否要投稿。原因有二,一是作为一个已人到中年的博士生,如把此文写成命题作文,我会怜惜笔墨和时间的无辜;二是征文的要求要有故事讲,若写起来,难免要说到我羞于提起的收入的拮据。然而还是写了。原因也有二,一是珍惜对老师表达敬意的机会;二是鼓励自己。

刘忠良教授,李丽艳。

我读硕士的时候,刘中良老师是学院的副院长,给我们上《高等工程热力学》和《数值传热学》。老师对教学实践和学术研究的严谨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传热学和工程热力学领域学识的渊博,也深为同学敬服。不仅如此,老师在讲课过程中经常自然而然地加进其本人或学界的掌故,不拘做人、做事、还是做学问,在传授知识之的同时潜移默化地育人。

记得临近毕业的时候,我手头还有两千多元的实验费用没有报销。当时我的硕士导师在国外,报销这事就搁下了。放在现在,这笔钱对我而言仍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却不会像当初那样看重。而对于刚刚毕业即将变成北漂族,又没进帐的我来说,这是三个月的房子租金。我跟管实验室教务的老师聊天时说起了这小小的惆怅,但也只是想排遣下郁闷。没想到过了两天她告诉我,她把这件事跟刘院长说了一下,刘老师说如果在离校之前我的钱还没有报销,就由他来报销,还特别强调,不能让学生自己出钱做实验。最终这笔经费在离校前由我的导师报销了,有惊无险。但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中可以看到刘老师为学生着想的拳拳之心。那时就想,如果有机会再回来读书,就做刘老师的学生。

工作八年后,岁月轮回,我真的考取了刘老师的博士生,又回来读书。记得还没报考前来见老师。老师问我是报脱产还是报在职,我说已经辞了工作在备考。他略带担忧地说脱产读博士虽然好,但像我这样有家有娃娃的人还是读在职更好,不然家庭的经济压力很大。我不禁心里觉得惭愧,毕业八年来见老师,让老师挂怀的,还是我的吃饭问题。

三月的一个下午,老师急急地让我查看邮箱,说有表格要填。我一看是做他一门本科生课程的助教。拿着打印好的表格去找老师签字,他说本来已经很久不带本科生的课了,但带这门课的老师出国进修,所以需要一位助教,第一时间想到我比较合适,还可以为我增加些收入。老师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不大,轻轻地一笔带过的样子,我却感到老师是怕伤我的自尊心似的。去交表格给教务老师时,她说一般助教都会派给硕士研究生,我不禁眼睛酸酸地有所思。老师的硕士和博士生其实有好几个,而独我是需要养家糊口的,所以他会想到把这个机会留给我。那天回家的路上自忖道:都这把年纪了还让老师关心吃饭问题,真丢人。现在起,一定要把好好努力,等哪一天能拿到一份真正可以养家糊口的工资时,记得要回学校请老师吃饭,告诉他这个学生的吃饭问题终于不用他担心了。才算有心,才算对得起老师。

刘老师对学生科研工作的高度关注和悉心指导自不待言。不去列举他有多少优秀的学生,还说小事。每每有硕士同学知道我又回校读博士了,接下来的对话都出奇地相似。同学:这时候还来读博士,挑战自己,行。我说:压力确实很大。同学:是跟着刘老师吗?我点头说:是。同学也点头说:行,跟着刘老师还好。这平常简单的对话里含有作为学生才能体会到的深意——好老师,众口皆碑。

现在,老师头发花白,年届六十。虽然也批评我们,比之十几年前少了些锋利,多了些慈爱。他与时俱进地建了课题组的微信群,时常在群里吆喝大家一声,提醒大家好好干活。虽然如此,我却真切的感到,刘老师管学生不是靠“念叨”而是靠“念力”。每当觉得自己不够努力时,就会觉得有负老师的信任和关怀,有违他的严格要求。这种自责比听他当面批评还不好受,所以会自觉地要更加努力。

我国自古尊师重教,但师生关系随着历史和时代的变迁发生了鲜明的变化。更加人文的师生关系取代了“师徒如父子”的传统定义,但我仍然愿意把老师看作父辈,其人“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当之无愧。记几件小事,仅表作学生的敬意和感谢。在此,祝老师身体健康,工作生活顺遂!

 

 

 

编辑:郝蕊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