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er Education / 高教视野

世界大潮中中国大学需乘风破浪

作者:王恩哥 来源:光明日报 时间:2013-11-06
字号:

我们有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人类从未像现在这样既拥有巨大机遇,同时也面对着严峻挑战。一方面,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造福大众,改善了医疗服务,提高了生活水平,加速了信息交流。另一方面,人类依然被战争和灾难的阴影所笼罩——核扩散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泛滥,生态环境的恶化,国家和文明之间的冲突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类还远没有摆脱仇恨、贪婪、自私、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梦魇。

在汹涌的世界大潮中,中国,这个拥有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大国,正以迅猛的发展速度重新回到全球舞台的中央。毋庸置疑,中国是否能够继续发展成为一个开放现代的国度,一个地球村里负责任的成员,对世界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机遇和挑战呼唤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他们深入了解并热爱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他们具备建立在理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之上的远见卓识;他们怀有高贵的信念和百折不挠的意志。中国大学,应义不容辞地肩负起培养新一代领军人物的使命,而北京大学这所中国历史最为悠久,也最具影响力的高等学府,正是其中之一。

北大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历程中始终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她始自清朝的京师大学堂,在二十世纪初转型为现代的研究型大学。自诞生以来,她既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几乎所有重要社会变革的有力推动者,又是一座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互鉴的桥梁。北大老校长严复翻译赫胥黎的《天演论》,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和约翰·米尔斯的《自由论》,为中国的思想启蒙铺垫了道路。蔡元培校长是奠定整个中国现代教育基本理念的巨匠,他点燃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火炬,为一代代北大人薪火相传。蔡元培和胡适、李大钊、陈独秀、鲁迅等北大人,领导了“五四”新文化运动,高扬科学和民主的大旗,对封建文化发起猛烈的冲击,照亮中国社会前进的方向。北京大学也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策源地,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活动基地,陈独秀、李大钊和毛泽东等北大人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和重要领袖人物。蔡元培、胡适、傅斯年等建立了第一批中国科学院和人文社会科学院的研究所,强力地推动了学术研究。当前,北大依然挺立改革开放的潮头,以高水平的学术研究成果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持,以高质量的人才培养成果,为民族复兴伟大事业培养一大批优秀的领军人物和中坚力量。

在北大,教育的首要任务是激发学生志存高远。领军人物与技术型人才有着质的不同:领军人物具有高远的理想和强烈的使命感。在一个实用主义充斥的世界里,北大始终坚持个人成功与理想主义完美结合的理念。北大的目标从来不是培养技术专精而心胸狭窄、格调低下的人物。在我们的教育目标里,除了对学生进行具体学科领域的扎实训练外,还非常注重鼓励和帮助学生建立理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从历史的广度和哲学的深度来思考各种问题。

我们坚信综合的人文通识教育将会使学生终身受益。北大从人文、社科到科学技术的全部领域,都汇集一流的学者执教任课,为我们进行全科综合性通识教育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人文艺术对学生是不可缺少的素质,综合的科学技术知识教育同样是现代公民,特别是领军骨干的立身之本和思维之基。现代科技知识使艺术家、作家、律师、社会科学家更加富于想象,通过量化的手段更深入地理解人的本性。因此,我们在坚持人文通识教育的同时,还大力推行数、理、化、生物、信息等科学的综合教育。

如此深广多样的培养需求带来了一个实际的问题:如何避免过度紧张带来的厌学情绪,如何给学生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自由地探索,深入地思考,甚至无忧无虑地想象?和世界各地的同行一样,我们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一直在认真地探索和尝试:第一,课程需要更新和重组,变得更有效率;第二,科学与人文教育需要形成交叉融合的一个整体;第三,诸如互联网、互动学习软件、开放课程等新的方法应该被用以提高教学质量。这是一个很难且工作量很大的工作。所幸的是,北大的师生对综合的人文科学通识教育理念坚定不移,各种教学方法实验百花齐放。

诸多实验中的一个,就是我们对推进办学国际化所作出的不懈努力。中国要融入地球村,世界也要了解、尊重和接受中国。那么,对话和交流就是第一步。我们不仅在课堂上为学生讲授人类灿烂多样的文明,而且为师生提供了大量出国访学的机会,北大60%的学生,90%的老师都有国外访学或工作的经历。另一方面,北大面向全球争取优秀师资,招收优质生源。以2012年为例,北大有1000多名外国专家授课,2000多人次的国际专家交流,2400多名国际学生在攻读学位,6000多名国际学生来做非学位访问学习。目前,北大的计划是把燕园变成国际优秀学者、研究人员、创业者云集的家园。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正在为中国和国际学生建立一整套的英文课程体系。

改革是教育发展的动力,创新和实验是改革创新的基本形式,我们充分认识到教育教学改革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于是,我们创办了元培学院,作为改革的一块试验田。在这里,我们大胆尝试招生、综合培养课程、通识教育等方面的新方法和新机制。

世界和中国都处于一个关键时期。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大学之一,北大正在不断地改革前行,立志尽快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顶尖高校。

世界的舞台风云激荡,我们希望北大培养的“船长”,能在汹涌的世界大潮中带领舰队破浪前行。

《 光明日报 》( 2013年11月06日   16 版)

 

(王恩哥 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物理学会会士,英国物理学会会士。曾任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所长(1999-2007),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2008-2009),北京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物理学院院长、副校长、常务副校长等(2009-2013),现任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主要从事凝聚态物理研究,在纳米新材料探索及其物理特性、原子尺度上的表面生长动力学以及受限条件下水的复杂形态等方面做出了有重要影响的工作。)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