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UT in Media / 媒体工大

中国网:年味是风中一缕家的味道

作者:刘玮 时间:2017-01-20
字号:

中国网2017-01-20刘玮

过年。两个对中国人仿佛有魔力的汉字,串起365天的回忆、期待和盼望。

年味,是风中一缕家的味道。回家,归乡;脚步走的再远,足迹遍布各方,总有一种味道让我们怦然心动,那是家的味道。家的味道是故园中,清冽微寒的朔风,牵着我的衣角轻轻诉说着童年的故事,捏泥巴、捞小鱼、捉蛐蛐、拔草根;是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暖意,一年的酸甜苦辣都瞬间成为作料,再冷硬的肚肠都能被它融化;是打小就闻不够的饭菜香,一根白萝卜一棵大白菜一瓣儿绿莹莹的腊八蒜就是我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味蕾也似乎重回孩子时代的稚嫩敏锐,所有的滋味都新鲜生动。当年下了公交车,闭着眼睛我就能走向爷爷家——走过波光粼粼水草清香的小桥,穿过开满各色叫不出名字野花野草的运动场,走上一段尘土气息的小斜坡,数够一百步就可以右转,是苹果树的甜香,是豆角焖面的饭香,是爷爷熬的中药香,一路指引我回到熟悉的小院落,扑入爷爷怀抱。那些被我们揪掉花瓣染指甲的凤仙花还在风中飘香,可那棵每年枝叶繁茂让我们能吃上香椿鱼的香椿树却不知去向。胡同里的某处黄土下还有我埋下的一个塑料酒杯,那是我和表姊妹们玩过家家藏起来的宝贝,那一杯偷偷从爷爷的茅台酒里倒出来的陈酿似乎还在飘着酒香。

年味,是眼前一团节的喜庆。火红的灯笼映衬一年的红火,窗上的剪纸描绘新年的和乐,吉祥的对联祈愿来年的顺意,劈啪作响的爆竹点燃最热闹的寄托。这种喜庆在爷爷奶奶脸上幸福的皱纹里,在孙子孙女奶声奶气的拜年话里,在鲜艳簇新的年服里,在热气腾腾的饺子里,在集市上琳琅满目的年货里,在街坊邻里热络的吉祥话里,在庙会上千奇百怪的好吃食里。从腊月开始,年味儿就来了。全家人一起,熬了腊八粥腌了腊八蒜,从小年这天正式按照老礼儿开启倒计时。“二十三,糖瓜粘; 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我会偷偷吃一口刚开封的糖瓜粘的张不开嘴,也会在拿着鸡毛掸子掸灰尘时弄个大花脸,看着爷爷把豆腐冲冲干净冻在窗台上,缠着去集市买鸡买鱼的大妈买玩具,在叔叔发面的时候在上面印一个五指山般的黑手印,闻着暄乎乎的馒头咽口水。我仿佛又看到自己穿着姑姑送的大红斗篷,梳着妈妈编的小辫儿,打着叔叔给的红灯笼,捧着大妈做的小面点,在除夕飘着雪的夜小心翼翼地前行,雀跃欢快的心,像随风传来的阵阵鞭炮声。

年味,是胸口一片爱的温情。过去的一年,无论是顺心遂意,还是曲折艰辛,放下肩上的责任,卸下心头的重担,四世同堂的全家人在爱的浸润里舒展身心。这时候的年味与爱如影随形,新婚小两口甜腻深情的对视,几十年伴侣的心有灵犀配合默契,小孩子滚在老辈人的怀里撒娇耍赖皮。我又想起每年大年三十,大妈做的满屋子飘香的大肘子、做出的两大桌子鸡鸭鱼肉,全家一起包的三四种馅料的饺子;想起瓜子壳、花生皮铺满地面,和堂弟堂妹们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像踩在雪地上;想起除夕时小叔点燃的一只小青蛙花炮有灵性似的追着我和堂弟满院子咿呀乱叫地跑;想起我们几个小屁孩儿学着大人的模样围着桌子噼噼啪啪打麻将,一张张数着由扑克牌假装的毛儿票;看着春节联欢会却不明白为什么屏幕里的人都看着我;为了西游记里打了白骨精却被唐僧赶跑的孙悟空痛哭流涕;把一个个包着压岁钱的红信封如珍如宝地收好,再一个一个地交给妈妈,郑重其事地请她代为保存。

年味,是心底一路梦的追寻。梦中,清灵灵的蓝天还是一碧如洗,毫无定向的春风拨动我们的情思,遒劲的树丫指向蓝天,洁白的云朵蓬松轻柔。屋瓦上的狗尾草随风招摇,门前的小土狗还尽着自己看家护院的职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从屋前走过。道路正中的那棵老树在我记忆中已经伫立了30余载,静静见证飞云流去,守护身边的来去匆匆。道路两边的景象早已物是人非,只有深深的远山和它的山脚还留有童年的痕迹。 那些我曾熟悉的、亲近的人、物,那些砖瓦、泥土,那刻在围墙上的涂鸦,贴在大门上的春联,废弃却实则文物的过街楼、大戏台……承载着我懵懂无知也无忧无虑的岁月。想起爷爷每个周末、每个寒暑假在桥头、拄着那棕黑色的拐杖盼望着我们归来、目送我们离去;想起爷爷喊来小叔叔从屋顶上取下一个个冻成通红的柿子,乐呵呵地看着我们急不可待又被冷得呲牙咧嘴的样子,那甜丝丝冰爽爽的感觉挥之不去;想起和堂弟围在土炕旁,等着小叔叔从土炕的火炉中掏出废煤灰,太阳光的照射下,灰尘像是有生命一般在轻盈舞蹈;想起看护我长大的大妈,牵着我去合作社买柴米油盐,而我却一直以为那个能买到好吃的地方叫做“核桃社”;想起爷爷的冰糖、笼中的小鸟、早起他买来的豆浆泡油条;想起小叔的好性子和他做的白菜豆腐炖粉条;想起从小在村里长大的大妈背诵毛主席诗词,给我讲解人生道理,专门为我收集来的锻炼方法和小偏方。 那些其以为常,那些理所应当,就这样随着他们的离去化作了回忆。

但我知道,年味,那风中一缕家的味道,那眼前一团节的喜庆,那胸口一片爱的温情,那心底一路梦的追寻,早已融在在中华民族的血脉里。

爱与梦想,家园与亲情,年味与幸福,正随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积累、沉淀并传承。正如几千年来,中国亿万家庭一路走来的足迹。

中国网2017年1月20日:http://edu.china.com.cn/2017-01/20/content_40145394.htm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