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UT in Media / 媒体工大

中国网:伙楼里的温暖

作者:刘秀成 时间:2017-01-20
字号:

中国网2017-01-20刘秀成

临近农历新年,向来工作铺天盖地,心生浮躁,愈发盼望着回去老家山坳里,与亲人团聚,梳理一年的经历,再下个狠狠的决心,来年再努力。

山里农村发展了,农历新年的味道慢慢淡了,心里印记的年味得以越发浓郁。南方山里的冬天非常寒冷,每家都在伙楼里生个藕煤炉子。细细想起来,冬天的伙楼是人生中最温暖的地方。合上木门,母亲带着我们坐在长凳上,一边织毛衣,一边翻着竹塔里烘焙的红辣椒,散发出淡淡的辣味。父亲和母亲总是勤俭节约,有一两年为了准备过年请客用的食物,父亲低价从肉贩那里收了很多牛骨,用石棉袋装好带回家。也就在伙楼里,母亲架起大铁锅,等到满屋子都弥漫着白色的水汽,就闻得见浓浓的牛肉味道。父亲和母亲拆下木门板,就在门板上处理那些煮好的牛腿骨。零零散散的牛肉和牛筋被剔下来,作为招待客人用的上等食材。

小年前,母亲也会酿米酒,父亲总是夸赞母亲酿的米酒香过别家的。糯米酒用水稻米和糯米酿成,两种米蒸熟后倒在竹筛里,按照比例混合,然后撒进酵母粉拌均匀。拌好的熟米被装进大木桶里,用棉被压严实密封,放在伙楼的长凳上靠近火炉保温发酵。等到过去一些日子,就可以闻到酒香透过棉被散发出来。

山里人过年,更多的是食物宴会。忙碌辛劳了一年,即便生活再艰难,都想着法在酒香腊肉里放松自己。我记住的年味都在节俭过日子的山里,家家户户放鞭炮时不攀比,却都念叨着找文化人写幅好对联,希望来年孩子们有出息。

如今在北京闯了十多年,对于酒香腊肉的奢望从来都不强烈,反而每年都自己拟幅对联,托舅舅书写,贴在自家门前,盼望着家人安康。也总是记着伙楼里老奶奶的叮嘱和父亲、母亲勤劳地过着极简生活的样子,就可以释怀在城市打拼的艰辛,积聚起战斗的渴望。

中国网2017年1月20日:http://edu.china.com.cn/2017-01/20/content_40145507.htm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