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UT in Media / 媒体工大

中国教育报:冬天的严寒挡不住爱的温暖——北京高校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扫描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间:2005-12-16
字号:

冬天的北京,树叶凋落,草地枯黄,寒冷逼人。但是,当我们走进北京部分高校,所见所闻却让我们感到丝丝温暖。那一个个感人的故事、一条条创新的举措,令人欣喜。

对贫困生关怀备至,对学困生呵护有加,真情为学生办实事。每一个温情的举措像清泉一样滋润学生心田。

韩兵是北京工业大学建工学院03级一名硕士生,来自江苏南通一个贫困农民家庭。10月15日,他突然全身起红疹,10天后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医院方面告之,治好这种病至少需手术费35万元。

正当韩兵和他的家庭濒临绝境时,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向他伸出援助之手。10月24日,一个由学生发起、校领导重视的援助行动展开了。截至11月8日,师生们共为韩兵捐款近8万元。韩兵说:“起初十分痛苦,觉得没有希望,现在看到这么多人为我捐款,我又有了力量。”

今年9月15日晚上,北工大还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中秋联欢会。这是学校学生处专门为特困大学生策划的。晚会上,北京银行九龙山支行等单位向学校特困生捐助学款16万多元。网通公司为学校400名特困生发放了50元的201爱心电话卡。

伴随着高校扩招,北京高校特困生的数量与比例逐渐扩大。仅以北工大来说,目前就有特困生1168名,其中本科生783名,研究生395名。像北工大一样,首都很多高校都很重视对特困生的资助。

搞一次募捐活动,办一个爱心晚会,可能会让一部分特困生获得救助,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要靠机制来保障。近年来,北京高校普遍为贫困生入学开设了“绿色通道”。市教工委的统计显示,最近3年,北京高校通过“绿色通道”入学的贫困生数分别为6273人、7035人和10489人。

首都很多高校还相继成立了专门资助贫困学生的机构。今年初,北京工商大学学生处副处长徐红京接到一纸任命,学校让他出任新设立的学生资助中心主任。“这是学校为加大对贫困生的资助力度而做出的一项举措。”徐红京说。

一上任,徐红京就紧锣密鼓干了4件事:一是积极与银行合作,解决了国家助学贷款难的问题。二是组织开展学生勤工助学,在校内设立了勤工助学岗1200个。三是在新生“绿色通道”基础上,增设临时借款项目,保证了特困生安心读书。四是抓了对学生的诚信教育。“这4件事做下来后,基本上保证了对贫困生资助100%的覆盖。”徐红京说。

近一两年,首都很多高校出现了一个学困生群体,这些学生大多是在中学时就基础较弱,勉强上了大学后,在学习上非常吃力。为了不让他们掉队,首都不少高校拿出专门的举措。从去年开始,北京工商大学就为学校20多名新疆籍学生开办了辅导班,为这些学生补习英语和数学知识。

说到关爱学困生的话题,北京化工大学党委书记王芳常讲的一句话是:“虽然对于学校只是一个同学掉队,但对一个家庭却是全部。”

北京高校活跃着一批与学生朝夕相处的辅导员队伍,他们关心着身边的每一名学生。今年10月上旬的一天,北京工商大学会计033班的张昭旺同学突发阑尾炎,辅导员陶强闻讯后,与另一位辅导员一起以最快的时间将他送到医院做手术。由于家人远在江苏,两位辅导员还轮流担起照顾的责任。“金奖银奖不如学生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同学的口碑”,这是流传在首都很多高校辅导员中间的一句名言。

形势政策报告、案例教学、主题演讲与答辩。北京高校在“两课”教学上不断创新,力求让大学生乐学愿学。

谁都知道,高校里最不好教的课就是“两课”,往往是老师在讲台上讲得口干舌燥,学生在下面却是昏昏欲睡。但是,近年来在首都一些高校却出现了“两课”深受学生喜爱的现象。北航人文学院姚小玲老师的课就很受学生的追捧,往往是下午4点钟有她的课,很多学生2点就去教室占座位;下课后,学生还自发为姚老师鼓掌。

一位听过姚老师课的同学说:“听姚老师讲课,真是一种享受,她总是充满激情,通过生动活泼的语言、引人入胜的提问、形象恰当的案例、深入浅出的分析,让大家总能跟着她的思路走。”一位曾多次听过她课的教授评价:“政治理论课能讲得这样精彩,这样受学生的欢迎与好评,是我没想到的。”

正因为课讲得好,在3届北航“我爱我师”评选中,姚老师两次被学生投票评为“十佳”教师。与姚老师一样,北工大的魏爽、夏圆圆、迟萌等“两课”教师都曾被学生评为学校的“十佳”教师。

这些老师的课为什么会受到学生的欢迎?一个优秀的“两课”教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对此,姚小玲老师总结了3点:一是要有较深厚的理论功底;二是要有始终关注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热情,只有自己火热,才能感染学生;三是要练就绝佳的口才。

北工大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杨茹对记者说:“魏爽、夏圆圆、迟萌这3位教师的课讲得好更多靠的是她们个人的魅力,比如魏老师的多才多艺、夏老师的幽默、迟老师的潇洒。”

但是,要想让“两课”教学真正为高校学生普遍欢迎,不能仅靠教师的个人魅力。近几年,北京高校除了普遍加大对“两课”的投入力度、加强对“两课”教师的培训外,还特别加强了“两课”教育模式和教学方式的改革。

首师大从2000年开始就从事“两课”教学方法、手段的改革探索,他们在教学中尝试运用启发式、探究式的教学方法和多媒体的教学手段,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具体来说,就是运用包括案例教学、主题演讲与答辩、情境教学等多种教学方法,以吸引更多学生参与,活跃课堂气氛。

北工大在“两课”教学中尝试采取课堂演讲、团队专题作业展示、网络互动等方式。北京化工大学则从2005学年起试点探索“大班讲授、小班辅导”的教学形式,大班授课主要聘请校外名师讲授,小班辅导则由本校教师和有教学能力的辅导员承担。

作为新时期高校“两课”教学方式的一种新尝试,北京很多高校都在“两课”教学中引入多媒体手段。首师大从1999年就开始这项工作,现在学校所有的“两课”教师均能熟练运用并制作多媒体教学课件。多媒体课程已达8门。

社会实践是“两课”的延伸。近年来,北京各大高校每年都利用暑期组织大学生围绕环境保护、“三农”问题等开展调查研究,形成了丰富的调研成果。2005年,北京高校学生共形成社会调查报告万余篇,其中,清华大学李强撰写的《乡村八记》和中国农业大学“三农”研究会编辑的《“三农”问题调查报告》,先后受到温家宝总理的批示和肯定。

加强班集体建设,开设第二课堂,完善辅导员制度。北京高校大胆探索思政工作长效机制,大胆创新,想出了许多好做法。

今年11月16日下午5:30,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一间会议室里坐满了学生。学校一年一度的“优秀班集体评审答辩会”正在举行。

只见台上3名同学中的一名,一边熟练操控笔记本电脑,将他们精心制作的视频通过投影机打在幕布上;一边以流利的普通话,向台下的评委和学生进行陈述。陈述过后,还有必答题和选答题。最终,经过台下评委投票评选出7个市级优秀班级、3个中央三台优秀班级和1个“周恩来班”。

据学校学生处处长姜纳新介绍,学校从2000年5月开始,与中央文献研究室、天津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协商共建“周恩来班”。“答辩会同时也是一次优秀班集体建设的展示会,我们要求所有新生班级的班长、团支书必须参加,每个新生班级还必须派3名学生代表参加。”姜纳新说,“这一评选活动,让我校班集体建设上了一个新台阶,也推动了学生思政工作的开展。”

近几年,北京高校普遍实行了学分制,学生“同班不同课,同宿不同班”的情况多起来。调查表明,学分制实行后,大学生的班级体意识开始淡化。这种情况显然不利于大学生思政工作的开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传媒大学决定以评选优秀班集体为手段,加强班集体建设。现在,这项工作已经形成制度,成为学校思政工作的一张“名片”。

与中国传媒大学一样,近两年,北京化工大学为加强大学生思政工作,也打出了一张“名片”。眼下,在北京化工大学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天早晨天一亮,大学生们便一个个从被窝里爬出来,然后一路小跑到学校东校门去“打卡”。

原来,这是学校第二课堂“养成教育课”的一项内容。为了让学生养成每日早起的习惯,学校规定学生每天早上7誜30前必须到离宿舍较远的学校东门去“打卡”,如果连续几次不“打卡”,该生这门课的成绩就被计为0分。

从2003年9月开始,学校在03级学生中试行以“大学生素质拓展计划”为核心的第二课堂活动。第二课堂的“课程”多达12门、总课时数约30学时,内容包括入学教育、志愿服务等。学校团委副书记董振兴向记者介绍,第二课堂有专门的培养计划,实行学生活动学分制;第二课堂辅导课也有教学大纲,主要由辅导员来讲课。学生四年后的最终成绩中,第二课堂成绩要占到30%。

随着中央16号文件的下发,首都各高校采取各种办法加强辅导员队伍建设。今年秋季,北工大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专职辅导员。最终,学校从400名报名者中挑选出18名辅导员,他们来自全国15个重点大学,全部为硕士研究生学历。除了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外,首都不少高校还有一支“保研辅导员”队伍。北工大、化工大学等高校每年挑选部分优秀毕业生,保送他们读本校的硕士研究生。这些学生必须用四年完成研究生学业,前两年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担任本科生辅导员上,后两年才专心读研。

在思政工作队伍建设上,北京高校还有很多好的做法,比如中国农大从研究生、高年级本科生和学生党员中选拔优秀学生从事“学生助管”。清华大学设立专门的党建辅导员、网络辅导员和研究生德育工作助理等新岗位。

短短几天,我们穿行在北京的几所高校,深切感受着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上,北京高校开拓创新的成果,如沉甸甸的果实挂满枝头。但愿各地高校都能在思政工作上大胆开拓,把中央16号文件精神真正落到实处。

  《中国教育报》2005年12月16日第3版

相关新闻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