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Close / 人物聚焦

教学:我生命中难以割舍的——唐兢老师访谈实录

作者:董洁 来源:工大报 时间:2006-05-09
字号:

编者小语:“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韩愈在《师说》中提出了教师的基本任务,其中以传授仁义之道为根本,“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教师对教育的贡献,不仅在于传授知识,更在于如何以一言一行感染、陶冶学生的品性。“师者,人之模范也”,“教人以事而谕诸德”。像陶行知先生那样“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才能让更多的学生“亲其师、信其道”。在我们的校园中,就有这样一些爱岗敬业、为人师表的模范教师,在讲台上书写着师者的风范。

 

敲门进去,小小的房间里,唐兢老师正在辅导学生。她衣着朴素,干练的短发,浑身洋溢着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活力和干劲儿。自我介绍之后,我在唐老师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坐下,暗想,这略微有些低的位置刚好表达我对她“高山仰止”的敬慕之情吧。打开录音笔,我开始安静地听唐老师讲故事,是的,讲故事,讲她和她热爱的事业,心爱的学生的故事……

 

其实我不愿接受采访,这么大岁数了,我想低调些生活。我不是博导,甚至没有读过博士,这么多年一直只是从事基础数学教学研究,非要我说,我就谈谈我的经历和经验吧!我是78年上的北大数学系,毕业以后选择当老师,一直到现在。

 

听到这儿,我忍不住问,您怎么会选择当老师呢?北大毕业,当时应该有更好的出路吧?

 

我选择当教师,是出于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好感。再有就是我在内蒙古农村插队时,认识了那里贫苦的农民们,他们善良淳朴,然而他们对于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几乎是一张白纸,只知道吃饭、穿衣、结婚和养家糊口。造成这种落后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教育水平低,因此我萌发了要当老师的念头。在我心目中,教师不是一个职业,而是我的事业,是与我的生命相联连的东西,是割舍不掉的。

 

她的眼睛里满是一个母亲凝视孩子时所流露出的慈爱。我想,当唐老师的学生是有福的。

 

从农村插队回来,我在中学教了五年英文,恢复高考以后上的大学,那时我已经三十岁了。可以说,我最好的年华耽误在“文革”中了。到大学教书以后,关于是专心搞教学还是搞科研,我曾经犹豫过。在十字路口作抉择的时候,我想,我首先要对学生负责,什么职称、待遇,对我都不重要,正因为这样想了,我才能踏踏实实地做出点成果。现在,我在大学教书已经二十四年了。这么多年来,我是一门心思研究教学,研究数学基础课应该怎么上,研究如何培养大学生的创新精神,真的是乐在其中,一点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前几年,学校提出,对于那些长期在教学一线默默无闻做出贡献的教师,要给予充分的肯定。有人说,高校重视教学质量,这种回归肯定对你有利!我说我从来没想过这些,因为我热爱教学,只有热爱,才能心甘情愿地去付出,并且自发地要求自己做到精益求精。就像平时讲课的课件,我力求达到比粉笔板书还好的效果。我把每一个分母,每一个等号都拆分开,循序渐进地讲给学生听。

 

电脑开着,唐老师转身打开她精心制作的课件。她每次点按鼠标时,都像有一双手在按部就班地书写一样。做这样的课件,一定花了不少时间吧?我问。

 

整整一年的时间,我没有寒暑假,没有周末地坐在电脑前面。我腰椎间盘突出,当初打算出国留学,就是因为病犯了没去成。这个毛病就怕坐,坐的时间长了站都站不起来。家人都不理解,常常问我,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这么拼命,你累不累啊? 我说不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乐趣。

 

有人敲门。唐老师说,一定是学生们找她辅导。果然,是两个要参加毕业加试的同学。我问,他们是您的学生吗?

 

不是。我的答疑是面向全校学生的,是不是我班里的都一样,工大的学生就是我的学生。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得到学生的认可。有一次,一个学生跟我说:“唐老师,我觉得听你讲课真是一种享受。”还有学生一直保留着我改过的作业,他说:“唐老师,你是我遇到的最认真的老师。”那个时候,我感到无比的满足。

我上课从来不点名。一个老师通过点名来约束学生,强迫他们听课,只能说明这个老师的课不吸引人。为什么你们年轻学生喜欢看“超女”,花钱买票都抢着去,那是因为你们感兴趣!同样,老师首先要做的是让学生对自己的课感兴趣。这就要求老师去琢磨,怎样抓住学生的注意力,让他们爱听课,爱上学习和研究,这才是一个老师真正应该做的。

我是教数学的,但我对人文科学同样感兴趣,我的讲课表达清楚,吸引学生,也是得益于人文素养的积累。我随时关心各种新闻,关心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事情,有些东西就随时可以拿到课堂上跟学生们沟通。一个老师,要想做好是无止境的,所以我总在忙,老师们节假日出去旅游,我从来没去过。享受的事留在将来退休吧!我今年58岁了,离退休不远了,说实话,舍不得!

 

看着唐老师眼里的伤感,我安慰她:“累了这么多年,退休以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她摇摇头。

 

退休以后,我说不定会念博士,六十岁读博士!(她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另外,我想写一本书,把我多年的教学经验告诉更多的人。我还想继续学英文,我觉得英文的思维方式跟中文不一样,很有意思!

 

此时,坐在我对面的仿佛不是一位即将退休的教授,而是要继续深造的学子,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梦想……

唐老师七、八节有课,采访不得不结束了。回编辑部的路上,看着背着书包匆匆穿梭于不同教学楼之间的同学们,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有唐老师这样热爱教学的老师守候在我们的课堂,守候在我们的求知路上,我想,每个工大学子都是有福气的!

相关新闻

媒体工大more
热点推荐